• 新生咨询交流QQ群:332698198

四方食事,不过人间一碗烟火——《食事》读后感

2018-04-03 11:02 东投本1701班 康燕玲 次阅读

我喜欢吃,更喜欢看别人吃。经常看美食博主推荐美食,但让我去尝试的最少有。要把吃饭这个寻常事写出来,换成普通人可得挠破头皮了,可汪曾祺他是信手拈来啊!这是本有味道的书,这书我一翻,满脑子都是菜,就连鼻头似乎也能闻着味儿。汪老他不太写那星级饭店大厨们烧的菜,他爱写普通百姓的家常菜,读了特别亲切。举个例子,书里开头介绍各地美食,他给你来句:福建人、我和广西人爱吃酸笋。我和贾平凹在南宁,不爱吃招待所的饭,到外面瞎吃。平凹一进门,就叫:“老友面”老友面”者,酸笋肉丝氽水下面也,不知道为什么叫做“老友”。我是个外省的,当我来南宁的读书的时候,吃的第一顿就是老友面。

回忆起小学初次接触汪老的文章,讲述的是他家乡的高邮咸鸭蛋。“(鸭蛋)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和豆腐拌在一起,红白相间,只是颜色即可使人胃口大开。”当时上完课回家,我就一直缠着外婆给我做咸鸭蛋,直到现在还忘不了那种红油溢齿的香味。而这篇文章正是出自汪老的《食事》

食事书籍

汪老一生到过很多地方,接触了不同地域的口味和食物,无论是故乡高邮的咸鸭蛋,还是昆明的汽锅鸡;无论是长沙的臭豆腐,还是老北京的豆汁,他都来者不拒。他描写在内蒙古吃“羊贝子”的情景:“羊贝子真够嫩的,一刀切下去,会有血水滋出来。同去的编剧、导演,有的望而生畏,有的浅尝辄止,鄙人则吃了个不亦乐乎。” 《食事》写不同地域的食事,既是谈吃,也是谈一方水土、一方人情,通过这些风味各异的食物,表现各地百姓的生活情趣。

南甜北咸,东辣西酸,家常小食,人间珍馐……

食事,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