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咨询交流QQ群:332698198

人性与救赎

《人间失格》又名《丧失为人的资格》,作者太宰治将自己的人生与遭遇,隐藏在叶藏的人生遭遇中,借助叶藏的内心独白,窥探太宰治自己的内心世界,就是那种敏感性的性格让他接收到太多别人无法理解和不会理解的信息和情绪,从而拥有了充满了“可耻的人生”。

这本书描写了主角叶藏为了逃避现实而不断放纵自我,企图通过酗酒、自杀、用药物麻痹自己等方式,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悲剧,但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同时也抒发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苦闷和渴望被爱的情感。如书中所说的“懦夫,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也会被幸福所伤。我要趁自己还没受伤之前,急忙就此分道扬镳。”

“人们相互欺骗,却又不可思议地不会受到丝毫伤害,就好像没有察觉到彼此在欺骗对方,这种毫不遮掩、堂而皇之的互不信任的例子,在人世间无处不在。”我们在面对曲折坎坷的人生时也总会被告知:生活是残酷的,坚强一点总会过去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诸如此类的话语。但是生活就是如此,它是残酷的,我们总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乞求世界的原谅。看似和善实际上极度惧怕人际关系处理,越是惧怕别人的人越是伪装,越是渴望亲眼看到可怕的“妖怪”;越是伪装越是作践自己;越是胆怯的人,越是期盼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些吧。

叶藏的内心独白是清新脱俗的,他能读懂人内心肮脏的思想,但是他也能装出为世人所爱的样子,即使是情非所愿,会被看做是一个异类看待,被其他人所不齿,甚至后辈也敢对他训话;即使他的一生都是在走下坡路,他也毫不畏惧,因为这个社会是病变的,而他代表的人性是善良与真诚。

当书中提到“我对这个世界渐渐地也不再小心翼翼了,认为世界再也不是令人恐惧的地方。”这或许是他内心的转折,因为原本人在他的心目中是令他恐惧的。现在,他不再害怕恐惧,因为他也具有了伤害别人的手段,变得和人一样。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这有什么害怕的呢?

“我失去身为人的资格了”,“我已经完完全全不是人了。”这是叶藏内心最中肯的想法,已经无法回头了。其实在太宰治的心目中,叶藏并没有失去做人的资格,而是没有浑浑噩噩做人的资格。他身上有着善良与真诚,却无法得到救赎。人性的光辉始终没有照亮当时的社会,反而是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叶藏所追寻的救赎,是人性的善良;但吞没叶藏的,是人性的丑恶。(审稿人:张诗瑜)